冯冲:从破茧成蝶到华丽转身

2018-11-09 08:47:40来源:海外网
字号:

马嵬驿汉唐遗韵,黄山宫道教遗风。于钟灵毓秀、翰墨飘香之中,西坡山人冯冲脱颖而出。渭北高原的土著居民,每逢婚丧嫁娶、立木乔迁、开业庆典,欢度春节,都以悬贴先生的墨宝为荣,但他素来低调,不喜欢张扬。

image.png

冯冲是咸阳人,笔名易天,号西坡山人,祖居冯家坡(与李家坡毗邻,亦称西坡)。他弟兄姊妹六个,自幼家贫,他是家里唯一上过大专的才子。冯冲的家族本是书香门第,其祖父在民国时是兴平书法界的名人,冯冲耳濡目染,从小便对书法艺术产生浓厚的兴趣。上小学三年级时,冯冲就利用母亲卖鸡蛋攒下的零花钱,偷偷地买来笔墨纸砚,躲在房间里临摹祖父遗留的《柳体玄秘塔碑帖》。多年来他养成个习惯,不管走到哪里,只要看到优美的书法作品便会驻足观看,反复揣摩,如痴如醉。冯家坡南眺渭水,足踏北莽,与杨贵妃墓和道教圣地黄山宫朝夕相处。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人文风貌,给他的创作染上浓厚的底蕴。杨贵妃墓、黄山宫残存的众多古今名家的碑文拓片,都成为他广泛关注的对象。 在物质匮乏的家庭经济条件下,冯冲早早就学会了自立。农忙时节,年少的他经常跟随父母一起下地劳动。昏黄的煤油灯下,他趴在饭桌上忍住疲劳的侵袭练习书法。几番寒暑,隶、篆、行、楷经过他的临帖,看起来居然有模有样。

苦寒中成长的冯冲很早便尝到了生活的艰辛。十七岁时高考失利,他黯然回到农村,不得已随本村的民工前往宝鸡市严家河修筑铁路。时值初春,乍暖还寒,衣衫单薄的少年在工地上搭建枕木,手都磨出了血泡。工地的伙食极差,民工们要自带干粮搭灶。某一次冯冲肩扛着半袋面粉,郁郁独行在幽深的隧道里,一辆疾驰而来的火车把他逼进涵沟,差点酿出人命。冯冲在惊魂未定之余决定返校重读。凭着聪明的天资和扎实的功底,他在休学一年之后考进了咸阳师范大学,专攻汉语言文学。1984年兴平县(当时还未撤县改市)教育局面向社会招教,冯冲被教育局顺利录取。

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年,冯冲怀瑾握瑜,以满腔的热情传道授业解惑,桃李芳菲。他曾先后在马嵬、新政、南留等中学任教,主讲史地和语文,教态大方,语言幽默,颇受师生们好评,连年被县、镇评为优秀教师。他未忘初心,在书法道路上不断探索。学校和村里的大型标语、宣传广告、他都承揽下来,奋笔疾书;就连布置教室,他也用毛笔在专栏里精心描画,以求尽善尽美。冯冲起初的书法作品多以应酬为主,春联、挽联、喜联都被他信手拈来,毫不费力。练习书法时他买不起专用的纸张,便从废品收购站搜罗来废书旧报,凝神静气,潜心勾勒,久而久之,废书旧报竟然堆满了半个书房,成为小村独特的文化景观。

image.png

他对书法的痴迷,锲而不舍。从临摹柳体碑帖到研习颜、赵真迹,冯冲每天临池三、五个小时,从未间断。十年后他开始仰忝二王行草,勤习不辍,通宵达旦,几近物我两忘之境地。据他讲,时间最长的一次习书,是某夏日的早六点到晚九点,中间水米未沾,及至饥肠咕噜,始觉天已擦黑。

冯冲是性情中人,生活的困顿从未磨灭过他的潇洒和激情。常愿“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每有书成,他总不忘惬意地眯上眼睛,小酌一杯。他粗通诗词,得意时涂抹两笔,汪洋恣肆。很难断定,是率真的个性成就了他的书法,还是书法塑造了他的个性。他崇尚国学,奉先秦诸子为师,对《论语》、《道德经》、《资治通鉴》、《二十四史》等咸有涉猎。他熟读唐诗宋词,追慕古风,对黑格尔的哲学亦有研究,用哲学的理念指导艺术的发展,使他的创作思路有了灵魂,达到”天人合一“的饱满。

image.png

冯冲对于书法有着独到的见解。他常说,书法以写意为生命,其实就是在写文化、写自己。”技近乎道“,”道“的含义无外乎写自然、写生命、写世界的本源。一个人的学养、功夫、阅历,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书法成就。书法之所以能够成为艺术,就在于它所具有的创造性。书法艺术在某种程度上是觉悟了的书法家的事业,是感觉的艺术,是灵魂的声响。写字除了基本功外,还有许多其它因素,而悟性第一。可学的是技法,不可学的是才情。

冯冲无疑领悟了行草勾跌承转的真谛,在反复实践中,突破了柳体书法纤细直硬的弊端,以古为体,创新为用,点画交错和侧锋灵动都颇具张力。他的作品看似随心所欲,天马行空,实则字字严谨,笔笔到位。古朴而不失雅秀,纤巧而不失厚重,令人流连忘返。他的作品尤以小品条幅为佳,潇洒空灵,错落有致,配上鲜红的印章,宛如行云流水,鹰击长空,达到相当高的艺术境界。

2013年春季,随着马嵬驿民俗文化体验园的落成,冯冲遇到了“汉唐遗风”书画院的投资人任朋立。任朋立聘请他当书画院院长,从而使这位关中才子有了用武之地。马嵬驿四海通衢,来此旅游的文人雅客如过江之鲫。冯冲以文会友,得到了不少名家的指点,书法技艺更是突飞猛进。

在人冯冲的案头,你总能看到大部头的《道德经》被他反复翻阅。可以臆测,老子的思想体系、人生态势对他的做人和书法都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虚静淡泊”、“复归于朴”、“抱一守中”、“天人合一”等理念一旦和书法联姻,必然保持表里澄彻,内外透盈,创构出一种自由飘逸的意境。作为万物构成本原的”道“,它生成·宇宙自身所固有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风吹仙袂飘飘舞,犹似霓裳羽衣曲。”冯冲的每一副书法作品都飘逸俊朗,磅薄大气,既有青莲出水之姿,又有吴带当风之美,细细品味,犹见“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新雅致。他的行草肥不没骨,瘦不露筋,浑然一体,气脉贯通,欣赏其作品能产生一种融合于大自然的优美意境。眼观心摹,它恍若在呼吸、在律动,在娓娓诉说,并且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观看冯冲写字,稍作思索,便龙蛇飞舞,妙手天成。笔锋在他的操控下,放得开、兜得转、收得拢。他的运笔,张弛有度,拿捏得恰到好处,收笔处仍觉意犹未尽。诚如谢榛在《四溟诗话》所讲:“凡起句当如爆竹,骤响易彻;结局当如撞钟,清音有余。”

image.png

冯冲在章法布局和书写格式方面无疑是行家里手。他量纸定字、四边留白、首字领篇、落款印章,每个环节都成竹在胸。如是行草立幅,则务使参差变化,大小错落,断连承接,虚实相衬,乱中见整。他也画扇面,珠玑满目,清秀怡人。不管怎么写,形式如何,冯冲都很注意行气贯通。他去公园里观察太极拳、鸳鸯剑,从中领悟书法行气的奥妙。每次给人书写匾额或条幅,他都从容率情,胸无阻滞,先酝酿成熟,然后动笔,每能赢得大家的啧啧称赞。气的充盈,力的凝聚,回环往复,跃然纸上。

在任朋立的资助和运作下,装帧精美的《冯冲书法》于2015年8月面世,拥趸满满。好评如潮,坊间书坛争相传阅。 每当提及这些成就,冯冲都会满怀深情地夸奖妻子。结婚近三十年来,妻子刘备荣都在默默地支持着他。冯冲说,年轻时他当民办教师,每月的工资仅有100元,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妻子省吃俭用,帮他买纸买笔,还主动包揽了家务和地里的大部分农活,此情此景,真可谓相濡以沫。

image.png

“成如容易却艰辛“。冯冲的成功不是偶然的,他历经四十个春秋,铁砚磨穿,始成正果。纵观他的作品,坦荡自然,充满正气,鲜见诡变之笔。他是”道法自然的自觉践行者,有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散淡与飘逸。王羲之的“书之气,必达乎道。”想必已深入骨髓,变为他的行动指南。但他又不囿于道,将柳体和二王书法的巧妙嫁接便是一种大胆的尝试。可以说,从破茧成蝶到华丽转身,冯冲的书法已经登堂入室,自成一体。

image.png

如今,随着马嵬驿的日趋兴盛与辉煌,冯冲的笔法在不断地交流和切磋中愈发娴熟老道。但他不张扬、不浮躁,始终以学者自居,对于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他总是一笑置之。淡泊名利、洁身自好,这是他的心性,唯有如此,他才可以在书法道路上摒弃杂念,达到日臻完美的境界。(图/文 李建华)

责编:张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