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耿耿倚天外:纪念“飞豹”战机首飞30周年

2018-12-14 16:28:25来源:海外网
字号:

1988年12月14日,阎良机场,历经15年艰辛研制的中国“飞豹”歼击轰炸机,在多方瞩目中一声长啸,直入苍穹,成功实现首次试验飞行。

mmexport1544775459077.jpg

天外一剑初飞来,银光乍射风云开!“飞豹”的横空出世,为我国空海军形成新的战斗力、庄严捍卫国家领土领空安全,平添了实力和底气,标志着我国军机成功实现了由测绘仿制到自主研发的历史性跨越,同时也昭示着我国从此拥有了能够自主研发世界级先进水平战机的实力。

精神:前路苍茫何所惧,英雄从来岂顾勋

一部厚重的“飞豹”研制发展史,镌刻着这个不断成长、不断创新、不断超越的功勋型号在中国航空史上留下的辉煌足迹,也彰显着几代西飞人为之奋斗、为之奉献的不朽精神与可敬情怀。

1973年,国家启动了“飞豹”战机的预研工作,1977年,最终确定该型机由一飞院进行设计,由西飞进行研制。

先进的战斗机是现代科技的综合应用,是集机械、电子、光学、信息科学、材料科学等学科最新科技成就为一体的集成型高科技产品,而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刚走出十年浩劫的华夏大地,百废待兴,要在极其薄弱的科技和工业基础上自主研发一型超音速、全天候、具有强大国防威慑力的新型战机,使命何其光荣,任务何其艰巨!

面对研制进程几上几下的坎坷波折,面对“20年不落后”的飞机设计标准与设备陈旧、技术落后、经费紧张、基础薄弱等现实条件之间的巨大差距,整个研制战线,没有人畏难,没有人退缩,没有人叫苦、喊累,没有人计较工资少、待遇差,无论是一脸疲惫、满眼红血丝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专家们, 还是浑身油泥与铝屑、双手全是伤口的技能工人们,所有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型号成功、不辱使命。

那是一种纯粹而高远的精神追求,那是一种朴素而坚定的信念支撑。

所幸,十年心血,终成重器!

1988年12月14日,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个足以辉映史册的日子,当“飞豹”啸傲苍穹的英姿划过黄土高原的上空,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与烈烈风声合成一曲激荡人心的报国乐章,那一刻,无数人欢呼雀跃、热泪肆流——多少艰辛与付出,多少牺牲与奉献,此刻皆可告慰!

mmexport1544775456290.jpg

功勋:天假神柄专其雄,仰见突兀撑青空

航空制造业产业链长、辐射面广、联带效应强,航空制造业水平的发展和提升,几乎能够带动整个国家的整体工业水平发生变化。

“飞豹”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先进战机,是一株完全根植并绽放于中华大地的工业之花。“飞豹”战机的研制,最大的困难是没有继承性,在当时那样薄弱的工业基础上,能够成功研制出这样的飞机,堪称伟大的创举。

30年前,它的诞生,不仅使我军拥有了一个能够满足当时战略急需、能够在敌舰防空火力范围之外轻松实施精确打击的可靠攻击平台,同时也大幅拉动了我国航空工业的原始创新步伐,推动了一大批高新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我国军机研制能力由60年代水平一举跃升到90年代水平。同时,经过型号攻坚的培养和磨练,一大批优秀的航空技术、管理、技能人才也随之成长起来,成为航空研制战线上的中流砥柱。

“飞豹”飞机研制成功,是航空工业厂、所结合成功研制飞机的一个范例。“飞豹”飞机是我国常规武器装备重点项目,是我国第一次用计算机辅助设计管理系统研制全过程的机种。先进的设计理念需要与之匹配的先进制造技术来实现,否则再完美的设计都只能是一纸蓝图。为实现“飞豹”飞机的设计要求,西飞在建立健全各专业技术基础的同时,积极开展国内外工艺技术一体化研究,促进常规工艺上水平,同时密切跟踪现代军民用飞机技术发展前沿,加大科研试验攻关力度,大力发展高技术和特色技术,在各专业技术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果,全面提高了飞机制造技术水平,为实现型号成功打下了坚实基础。

为了满足型号研制需求,西飞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在飞机工程设计领域应用计算机辅助工程设计,实现全数字化定义下的无纸化设计和数据传递,开创了公司数字化设计制造技术开发应用的先河;开展了型号研保条件建设,对厂房、设备等进行了全面的技术改造,建成数控中心、电子测试中心、金属胶接、复材生产等一批新技术区;开展了型号技术攻关,成功攻克了钛合金等高强度材料加工、机加零件喷丸成形和喷丸强化等一大批常规关键技术和高新技术难题,为后续各类新机项目研制,打下了坚实基础。感谢“飞豹”,它对西飞的制造技术拉动,功不可没。

作为一型全新的飞机,“飞豹”是我国第一个地面试验、试飞规模最大、过程最全、试飞架次最多的机种。让我们致敬英勇的试飞员和飞行员——是他们无数次驾驭战机冲向蓝天,飞出了飞机的性能优势与战斗力,使“飞豹”不断磨砺、不断发展,最终成为一柄守护蓝天碧海的镇国利器。

倚天出鞘三十春,剑气凛凛入青云!

1998年,“飞豹”模型亮相第二届珠海航展,引起巨大轰动!

1999年,“飞豹”飞机首次参加国庆阅兵,米秒不差编队飞越天安门,接受党和国家检阅,大振国威、大振军威!

2007年,“飞豹”飞机首次飞出国门,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2007” 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出色表现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

……

1999年,“飞豹”战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2001年,“飞豹”战机荣获国防科工委武器装备型号研制金奖!

2004年,“飞豹”飞机火控系统地面交联试验系统,获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2010年,“飞豹”飞机总装配工艺技术研究,获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

2010 年,在“飞豹”基础上改进改型的新型“飞豹”战机,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2012年,“飞豹”飞机总装脉动生产线技术及应用研究,获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

2018年,“飞豹”战机参加“2018航空飞镖”国际军事演习斩获第一,再展雄风!

半甲子雄关漫道,流逝的是岁月,不老的是斗志,累积的是功勋——高天阔海,“飞豹”长啸,宛如一曲激越高昂的战歌,奏唱着报国、强军的主题,呼叱风雷,豪迈前行!

使命:而立正适春秋盛,豪气堪凌日月光

凡益之道,与时偕行。“飞豹”飞机的型号成功,离不开西飞不断改进、不断创新、不断超越的矢志坚持,而“飞豹”系列战机的发展,在加速推动我军空中对敌打击力量和体系作战能力提升的同时,也有力带动了西飞航空关键制造技术的集群式突破和新型战机研发制造水平的飞速提升。

为了提升“飞豹”机群的威慑力和战斗力,从原型机到性能不断飞跃的新型“飞豹”战机,西飞始终在突破局限,不断打通“飞豹”升级之路上的各种关隘。

从“飞豹”研制起步开始,“创新”与“先行”的战略思维就是贯穿整个型号发展历程的主基调。为提升“飞豹”飞机的生产速率和交付质量,早在十多年前,西飞就自筹资金,启动了飞机总装脉动生产线建设,并很快建成,投入上线运行。

新风携轻雷,春来第一声。这是国内第一条集成了飞机柔性制造技术、自动化装配技术、数字化测量技术、精益制造及信息化等先进技术的流水式飞机总装配自动化生产线,首开新时期我国航空智能制造的先河,犹如一声春雷,振奋了整个航空制造业。

根据集团要求,中航大学工程学院专门在西飞组织开办了现场培训班,将飞机脉动生产模式向全行业进行推广,有力推动了我国航空制造业加速迈向智能化、精益化发展进程。

新时代党的强军目标,对于航空武器装备维修和服务保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满足部队用户对飞机产品全寿命周期的维修保障需求,西飞担当强军、强国、创新使命,积极开展维修保障模式研究,通过统筹公司优势资源、完善运营模式,系统提升军机维修水平,逐步实现从预防维修、大换大修到视情维修、原位维修的技术管理换代。

为保障飞机维修质量和效率,西飞采用脉动式修理模式,对维修过程进行再设计、再优化和再平衡,使“飞豹”维修作业实现按设定节拍加速进行;研制全包围式维修机坞,进一步提高了飞机维修的可达性、安全性;利用综合航电地面试验平台,对修理后机载设备进行装机前地面联试,进一步提升了各系统、各设备间的协调性、匹配性——这一系列努力,都是为了向“飞豹”机群的飞行,提供更加坚强可靠的保障。

“飞豹”系列战机,诞生于西飞的温暖摇篮,西飞人铭记着他从孕育到腾飞所走过的每一步历程,他也承载着我们最为深沉的情感和最为深切的期待。

我们期待,在今后的岁月中,在我国广袤辽阔的碧海蓝天之间,我们的“飞豹”机群一如长剑耿耿、巨刃磨天,逡巡傲视、威慑敌胆,忠诚而英勇地捍卫国家的和平与尊严、守护人民的安宁与幸福,在中华民族迈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中,为建设新时代航空强国再创新的战绩,再立新的功勋!(文/图 杨旭景 黎绒)

责编:纪爱玲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